<address id="h53rv"></address>

                  聯系電話:

                  13693191292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News center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使用鋼鐵去產能 市場政策很重要

                  發布時間:2018-12-20

                  數據顯示,2016年4月份,全國粗鋼產量6942萬噸,同比增長0.5%,去年同期為下降0.7%;鋼材產量增長0.5%,增速同比回落2.9個百分點。鐵合金產量增長6.3%,去年同期為下降3.9%。價格方面,鋼材價格大幅回升。4月份,國內市場鋼材價格綜合指數平均為78.42點,比上月提高11.29點,同比提高4.43點。

                    在去產能過程中要特別關注哪些問題?應如何看待鋼鐵行業的“過山車”現象?兼并重組是解決結構失衡、惡性競爭的“良方”嗎?鋼鐵產業的供給側改革應著重在哪些方面?針對這些問題,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研究員周健奇。

                    鋼鐵去產能要重點關注兩個問題

                        中國經濟時報:目前去產能是何種狀態?在去產能過程中要特別關注哪些問題?

                    周健奇:我國鋼鐵產業的去產能已經逐步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首先是政策性壓減正在實質性推進。各地正在嚴格按照壓減鋼鐵產能計劃行動。與最初的壓減相比,當前的壓減更具有實質性。例如,河北省前兩年壓減的鋼鐵產能中,很多是早已停產的產能,其中不乏廢棄產能。但目前壓減的產能基本是企業的實質性產能。

                    其次是市場化兼并重組已經擺上了民營鋼鐵企業的議事日程?,F階段,民營鋼鐵企業兩極分化,少數競爭力不足的民營鋼企在2015年停產,一些具備優勢的民營鋼企正在謀劃資源整合。其中的典型案例是建龍集團并購山西海鑫鋼鐵,典型的民營鋼鐵企業間的兼并重組。

                    當前,鋼鐵去產能工作要重點關注兩個問題:一是退出鋼鐵產能涉及到的人員安置和銀行債務處置。中央政府對人員安置已經出臺了資金補助措施。地方政府在用好中央資金的同時,還要多渠道籌集人員安置資金,同時做好退出人員的培訓、再就業保障,并根據當地和企業的實際情況做好銀行債務處置工作。

                        二是如何讓不具備競爭力的產能、落后產能真正退出,而非僅僅是生產線停下來。真正退出體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是產能拆除,其二是企業退出。目前各地的政策性壓減產能,已基本做到產能拆除。但鋼鐵企業的退出,目前主要是依靠市場的力量,基本情況是真正退出市場的非常少,經營狀況不好的鋼企基本都是停產,即生產線停下來。市場形勢好轉后,停產的鋼鐵企業會紛紛復產。這也就導致了鋼材價格在短期內的大起大落。應對這一矛盾的主要辦法是,政府進一步嚴格排放、用工、生產等標準,做到嚴格執法。

                    “過山車”現象值得關注

                          中國經濟時報:“去產能”后鋼價會有所回升,很多已經停產的鋼廠就可能重新開足馬力生產,從而為新一輪產能過剩埋下隱患。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周健奇:市場的基本功能是發現價格。短期現貨市場的鋼材價格波動,反映了市場真實的供需狀況。2015年,少數鋼企因鋼鐵市場持續下行而停產,各地也在嚴格執行去產能計劃,這兩方面因素降低了鋼鐵市場的供應。同時,2016年以來,我國經濟出現回暖跡象,鋼鐵市場需求有所回升。 正是由于供與需的一降一升,國內鋼材市場價格在短期內快速上漲。但由于市場需求增長幅度非常有限,而供應量的增長幅度過快,從而導致價格又迅速下滑。目前市場稱這一現象為“過山車”。

                    目前已經到了鋼鐵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新常態形成的關鍵時期,在更好地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的前提下,政府也可在政策層面加大促進鋼鐵企業間兼并重組的力度,避免更大風險的形成和更高的代價。但必須避免對企業形成過度干預,否則將由于兼并重組的低效或無效而無益于經濟新常態的形成,并付出較高的改革成本。


                    充分發揮市場在鋼鐵企業兼并重組中的決定性作用


                    中國經濟時報:當前,鋼鐵業化解產能過剩工作進入攻堅階段。在近日召開的第九屆中國國際鋼鐵大會上,不少與會者呼吁推進新一輪兼并重組,以提升行業集中度,解決困擾鋼鐵業多年的結構失衡、惡性競爭等“老大難”問題。您如何看待這種觀點?兼并重組是解決結構失衡、惡性競爭的“良方”嗎?


                    周健奇:兼并重組的確是解決鋼鐵業結構失衡的一個重要途徑,也可以稱其為產業結構失衡、惡性競爭的結果。當產業的供需失衡達到較為嚴重程度,產業內企業間會出現較多的兼并重組現象。這體現了資源優化配置的市場化特征。


                    但如果任由經濟發展,完全依靠市場的力量實現通過企業間兼并重組優化產業結構的效果,存在兩大弊端:


                    第一,容易引發較為劇烈的經濟波動,企業和社會將會為此付出更高的成本。通俗而言,經濟和社會有可能為此付出更高的“代價”。


                    第二,可能經歷較長的周期。當產業所處的市場從供不應求階段轉變為供過于求,產業面臨的是結構轉型的挑戰。業內的各類主體、各種要素都要隨著市場的變化作出較大幅度的調整,并逐步形成一個新的常態。這個過程很難在較短期內完成,很可能是一個中長期的過程,甚至是漫長的過程。產業調整的過程過于漫長,將不利于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


                    但如以行政干預為主,以政策性兼并重組避免發生更大范圍的風險,并加速產業調整時間,也存在明顯弊端:有可能因為違背市場規律,導致兼并重組失敗,從而付出較高的改革成本。近年來,我國出現了很多政府主導的鋼鐵產業兼并重組案例,但其中成功的案例非常少,多數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這類兼并重組也因此被稱為“拉郎配”。不成功的“拉郎配”式的兼并重組在其他產業也不鮮見。


                    因此,以兼并重組方式化解鋼鐵產能過剩的現實途徑是將市場與政策有機結合,充分發揮市場在鋼鐵企業兼并重組中的決定性作用,政府并非“不作為”,而是要做“應該做的事”,不能對市場形成過度干預。


                    鋼鐵產業供給側改革重在結構調整


                    中國經濟時報:鋼鐵產業供給側改革您有哪些建議?


                    周健奇:鋼鐵產業的供給側改革重在結構調整,具體來說:


                    一是嚴格規范市場秩序,完善并落實企業退出保障,讓落后的、缺乏競爭力的鋼鐵企業退出市場。


                    二是關于促進鋼鐵企業兼并重組,要做到兩點:其一,對民營鋼鐵企業的兼并重組,要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政府做好服務工作;其二,對國有鋼鐵企業的兼并重組,可考慮借助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契機,將企業和地區間的相近性和互補性相結合,組建跨省際、跨央地的區域型國有鋼鐵投資、運營公司,優化資源配置,前提仍然是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


                    三是引導鋼鐵企業轉變“求大”的供應觀,樹立“重質、重需”的經營理念,創新商業模式,增強服務能力、創新能力和系統集成能力,破除我國鋼鐵產業大而不強的傳統痼疾。


                  上一頁:新規實施:規范公路水運工程施工安全生產條件
                  下一頁:重大交通工程項目 未來三年我國將重點推進
                  欧美刺激性大交|午夜精品电影你懂的-大香伊蕉国产2004年|日本熟妇的肉感狠狠狠在啪线|色老头精品视频|伊人久久大线影院首页动漫